当前位置: 首页»科普专栏» 医史漫谈

中国香囊文化(下篇)——古今应用篇

发布日期:2017-05-26

  通过前两篇文章,朋友们已经对香囊的历史文化、材质结构有了一定的了解,本篇将就香囊在古今人们生活中的应用做一个分享。

  香囊作为中国人的一种文化,它的应用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爱情的见证,这在《红楼梦》、《晋书贾午传》等著作中都可寻到佐证。二是装饰,香囊可用来装饰车轿、睡床、彩幔等。三是芳香辟秽驱臭;四是用于宗教礼仪活动等;五是还可广泛用于医疗卫生,本篇将重点介绍香囊在医药方面的应用。

 

  在古代,香囊辟疫的方法在中医中被称为“香佩法”或“香嗅法”,是中医外治法的一种,即药物不通过内服、而将药物或非药物施于皮肤、孔窍、俞穴及病变局部来调整机体、疏通经络、沟通表里的一种治疗疾病的方法。

  香佩法的施药方式一般有“佩、戴、着”三种。覆盖于头上叫“戴”;佩于身前叫“佩”或“挂”;附着于某患病部位的叫“着”。这些方法多用于预防传染病,也有用于治疗疾病的。

  古人很早就认识到疾病可以从口、鼻进入人体。明末医家吴有性在《温疫论》中有述:“凡人口鼻之气,通乎天气,本气充满,邪不易入,本气适逢亏欠,呼吸之间,外邪因而乘之。”故古人会在香囊中放入不同的药物,以期发挥辟邪气、扶正、解表、清气、祛湿、开窍等不同功效。

 

  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一批香囊,其中的药物有茅香、桂皮、花椒、高良姜、杜衡、辛夷、佩兰、干姜等。茅香性温味辛、甘,能疏风祛寒,温中止痛,止泻驱蛔;辛夷性温味辛,能散风邪,通鼻窍;花椒能温中散寒,止痛,燥湿,杀虫等。这些药很多都含有较多的挥发油,气味芳香,具有很好的辟秽防病作用。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中有33条“辟温(瘟)”方,其中“太乙流金散”就把香囊防病治病的作用叙述得十分清楚。其上曰:“……三角绛袋盛。一两带心前,并挂门户上。若逢大疫之年,以月旦青布裹一刀圭,中庭烧之。温病患亦烧熏之。”平时佩戴香囊预防疫病,当疫病蔓延之时用烧熏法辟疫。

  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虎头杀鬼方”,即为香囊佩戴给药。其组方药物有虎头骨、朱砂、雄黄、雌黄、皂荚、辛夷等,这些药物多属香燥之品,善于宣通气机和燥化湿浊,有预防疾病的功效。

 

  佩戴香囊治疗疾病的做法一直沿用至今,比如佩戴香囊可用来防治感冒、咳嗽、胸闷、心痛、眩晕、失眠、鼻塞、驱蚊等等。有些中医院也会应用香囊给药预防荨麻疹或治疗带状疱疹。中药香囊治疗失眠症时会选用冰片、肉桂、朱砂等;治疗厌食症时,会选用高良姜、陈皮、荜拨、苍术、薄荷等进行配伍;预防腹泻时会选用肉桂、艾叶、苍术、白豆蔻、小茴香等;治疗慢性鼻炎会选用辛夷、薄荷、苍耳子;驱蚊可选用丁香、薄荷、薰衣草、陈皮、七里香或艾叶等,还有医师会配制香囊治疗高血压、心脏病、气管炎、慢性中耳炎、目赤肿痛等病症;平日预增强免疫力时,也可选取丁香、荆芥穗、紫苏、苍术、细辛、白蔻仁等一些药材配伍为囊使用。

 

  2003年国内爆发的非典,相信很多人都还有印象,流行性疾病的威胁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不能被忽视的。中国古代医药有着悠久的历史,其丰富的药材资源和多样的治疗方式为后人提供了极丰富的经验与财富。中药香囊,作为一种古老的剂型至今仍在临床上被广泛地应用,正是因为它具有方便、有效、价廉的优势,此外,其抑菌、抗病毒、抗过敏、改善血循环、调节免疫力等作用也得到了科学的验证。且中医“未病先防”的观念深入人心,也让人们更增强了主动防御疾病的勇气和力量。

  中药香囊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一颗明珠,千百年来一直为预防时疫、提升人们健康水平发挥着作用,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享受到它的呵护。

  (中医药博物馆  中药部 潘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