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科普专栏» 医史漫谈

玉红香自桂林轩——馆藏青花瓷盒中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7-25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博物馆的医史收藏中,有一件小巧的瓷盒,盒身正面用蓝字写着“玉红膏”,背面书“桂林轩”,盒盖上书“京都前门内棋盘街路东”。看来,这瓷盒装的是北京一家叫做桂林轩的店铺售卖的玉红膏,玉红膏是做什么用的?桂林轩又是一家怎样的店铺呢?

 

 

  玉红膏的全名叫生肌玉红膏,其配方和制作工艺始载于明代陈实功的《外科正宗》,后又被清代的御制医学丛书《医宗金鉴》收载,被誉为“生肌神药”。现代的《中医外科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中也收录此方,是中医外科常用的生肌敛疮膏剂。

 

        玉红膏由当归、白芷、紫草、血竭、轻粉、甘草、白蜡、麻油制成。当归、白芷有活血止痛消肿之功,当归更能养血生肌。紫草能凉血止血,解血热之毒盛。血竭活血定痛,生肌敛疮。轻粉收湿敛疮,甘草有坚筋骨、长肌肉之效。白蜡即虫白蜡,是栖息白蜡树上的一种白蜡虫分泌的蜡,《本草纲目》指出“蜡树叶亦治疮肿,故白蜡为外科要药”,有生肌、止血、定痛的功效,与润肤的麻油一起,作为软膏的赋型剂。而轻粉是水银、明矾、食盐等经升华法制成的氯化亚汞结晶性粉末。性味辛、寒,有大毒,内服慎用,不入汤剂,《本草纲目》载其能“杀疮疥癣虫,及鼻上酒皶,风疮瘙痒”。这八种药经过浸泡、熬制等复杂的加工工艺,制成油膏,涂在纱布上,贴敷在患处,在临床上广泛应用于糖尿病足、褥疮、肛瘘、皮肤溃疡、烧伤等各种疾病导致的创面上,可有效地促进创面愈合。不过,由于轻粉中含汞,生肌玉红膏的单次用量不宜过大,肝、肾功能不全者及孕妇应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既然玉红膏是一种外科用的膏剂,那么桂林轩是一家药店吗?为何不像大多数药店一样,以“堂”为名呢?查阅文献,“桂林轩”一名多次出现在反映晚清北京民俗生活的诗词中,道光朝进士方浚颐在《春明杂忆》中写道“月华裙子样新翻,缟素娟娟绣痕掩。金粉六朝无此艳,棋盘街侧桂林轩。”李静山的《增补都门杂咏》中也说“桂林轩货异寻常,四远驰名价倍昂。官皂鹅胰滴珠粉,新添坤履也装香。”记载光绪年间老北京掌故,被称为“清末北京旅行指南”的《朝市丛谈》中也提到了桂林轩,并将其归为“胰皂”类,记载其店址位于前门内棋盘街路东,与《春明杂忆》一致,正是馆藏瓷盒上写的桂林轩。

 

  《桂林轩香雪堂各色货物簿》

 

  由此可见,桂林轩是清代颇有名气的一家经营胰皂、香粉等女性用护肤、化妆用品的店铺,与专营药品的药店有区别也有联系。有藏家在桂林轩的仿单上见到这样的广告语:“桂林轩监制金花宫脂、西洋干脂,小儿点痘,活血解毒;妇人点唇,滋润鲜艳,妙难尽述。寓京都前门内棋盘街路东,香雪堂北隔壁。赐顾请详认墨字招牌便是。”而香雪堂与桂林轩并不只是邻居而已。有拍卖公司曾于2010年拍卖过一本历史学家谢国桢旧藏的《桂林轩香雪堂各色货物簿》,据桂林轩后人查阅国家图书馆藏,亦有一本《桂林轩香雪堂各色货物簿》,其封面上“桂林轩”与“香雪堂”并列,并有“桂林香雪”的印章。货物簿即商品目录,其中记载两类商品,一类是桂林轩售卖的护肤美容用品,另一类是香雪堂售卖的药品。可见桂林轩与香雪堂在经营上合作密切,又各有侧重,或为同一老板经营。桂林轩售卖的虽然是美容用品,但也注重其养肤保健之功效,如前述仿单称其监制的金花宫脂和西洋干脂既能用于“小儿点痘,活血解毒”,又能用于“妇人点唇,滋润鲜艳”,《桂林轩香雪堂各色货物簿》亦记载其金花沤“修容细腻颜添润,搽面温柔艳更华。冽口皴皮皆善治,开纹舒绉尽堪夸”,虽不免有夸大宣传之嫌,但有些产品根据中医古方,选用中药精制而成,如玉红膏,确有治疗某些皮肤疾病和创伤的功效。

 

  庚子之乱后的棋盘街

 

  在《桂林轩香雪堂各色货物簿》序言中,桂林轩主人焦琢亭写道“本轩百十年以来,不误主顾。十八省之内久已驰名,只缘制做精工,随而声名洋溢。”可见桂林轩是一家名盛一时的百年老店,但没能像同仁堂等老字号一样延续至今。据研究者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图书资料室查阅到的一本光绪年间的《庚子北京避乱记事》记载,1900年6月的庚子事变中,义和团火烧老德记洋药房,火势延及前门外大栅栏地区铺户民宅数千家,清政府的官军亦趁乱于城内劫掠,“各铺户商店,如桂林轩等铺,不但遭劫,并且伤人。”“正阳门内棋盘街东,芬芳袭过客之衣并无二处,声价擅京都之盛只此一家”的桂林轩似乎也由此湮没无闻了。粉黛胭脂的润泽芬芳固然易逝,但承装脂粉的瓷盒却在博物馆中永久地保存下来,等待着有心人凭借其上的文字,挖掘其背后的故事。了解了这段历史,再回头端详这枚小巧的瓷盒,你是否闻到了一丝隐秘的芳香呢?

  (中医药博物馆  韩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