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与罂粟之对比(二)

发布日期:2019-08-06

      本篇继续为大家介绍罂粟与虞美人在观赏价值、药用价值以及毒性方面的对比与区别点:

 

  观赏价值

  两者均有较高的观赏价值,以花色艳丽、花型妙曼而闻名。

 

  罂粟花 绚烂华美,花大艳丽,宋代洪适称其“美艳亚群花,千罂倒储粟。” 许及之称其“妖艳耿春光,名佳不翅足。”杨万里更是将罂粟称为“花王”,赞誉其“鸟语蜂喧蝶亦忙,争传天诏诏花王。”由此可见,罂粟花是千娇百媚。罂粟花在唐朝引入中国后即开始种植,由最初的红、白二色逐渐花色丰富,宋朝时期已“处处有之”,“莳以为饰”,明清时期更是发展迅速,成为观赏花卉中的极品。但背负着毒品的标签,罂粟也早已不容于园圃,我国严禁非法种植。

 

  

  罂粟花

  虞美人 花色艳丽,多姿多彩,清《花镜》中记载其原名丽春,别名有百般娇、蝴蝶满园春,皆为美其名而赞之,称其“因风飞舞,俨如蝶翅扇动,为花中之妙品”。虞美人是春季美化花坛及庭院的优良草花,常在花园里混色成片种植,盛开之时景色十分迷人。

 

  

  虞美人花

  

  药用价值

 

  罂粟 又称米囊、罂子粟、阿芙蓉、御米、鸦片、阿片等,药用始载于唐代陈藏器的《本草拾遗》,后宋《本草衍义》、明《本草纲目》等均有收载。入药部位主要是罂粟壳,自1963版《中国药典》均有收载,是我国麻醉药品目录的唯一中药饮片,有敛肺、涩肠、涩精、止痛的作用,可用于久咳、久泻,脱肛,脘腹疼痛。值得注意的是,现今入药的罂粟壳指的是已割取浆汁后的成熟果壳。种子也可入药,名罂粟子或罂粟,功效同罂粟壳,可治疗泄泻、痢疾、反胃等。

 

  从罂粟果上割取的乳汁经干燥后称为生鸦片,在我国本草著作中也有记载,明《医林集要》首次记载了鸦片的提取方法,后《古今医统大全》、《医学入门》均记载了鸦片的药用,称其为阿芙蓉或鸦片,认为其性味与罂粟壳相同,而“止痢之功优胜”、“治久痢不止及一切虚寒证候”,单方及鸦片复方均有应用。明天启年间(1621年),鸦片由中药丸散的吞服方式转变为“吸食法”,至清道光年间,已由药品转化为毒品,给我国社会带来沉重的灾难,现已不再药用。

 

  

  罂粟壳与罂粟子

  

  虞美人 又称丽春花、丽春草,古代本草记载的丽春非现今之虞美人,故药用功效不明确。近现代《全国中草药汇编》、《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记载之丽春花,指虞美人,其花、全草及果实均可入药,味苦、涩,微寒,有毒,有镇咳,镇痛,止泻的功效,主治咳嗽,偏头痛、腹痛,痢疾等。在民间某些地区,虞美人花和全草可以泡水代茶饮,果实可水煎服用,对于咳嗽、腹泻等症状疗效奇佳。维药有收载虞美人,称“马米萨”、“马密萨依”等,有清热止泪,增强视力,止泻止痢,清热止痛,祛风止痒,消炎退肿,燥湿健肌的功效,主治热性流泪,腹泻痢疾,头部疼痛,热性关节疼痛,荨麻疹,四肢麻木等。

  

  毒性对比

  罂粟:其主要药效成分为吗啡、可待因、罂粟碱、那可汀等生物碱类,其中吗啡、可卡因又是主要的毒性成分。吗啡具有显著的镇痛、镇咳作用,是临床上常用的急慢性疼痛的药物,安全范围是5~15 mg。但吗啡对呼吸中枢有抑制作用,用药过量时患者可能出现体温下降、血压下降、肌肉松弛、肺水肿等症状,最后可因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其慢性中毒主要表现为成瘾。成人一次服用 60 mg可致中毒,250 mg可致死亡。可待因的安全范围则较吗啡大。

 

  从罂粟壳中割取的生鸦片和经再加工的熟鸦片即是鸦片类毒品,经提纯还可得到吗啡、再合成得到海洛因等毒品,在我国严禁制毒、贩毒。国家卫生部门对医疗用途的吗啡、可卡因等这些药物的处方权及发放有着极严格的规定,严防药物流入非法渠道。罂粟壳虽然为传统中药饮片,但既是麻醉药品,又是毒性药品,还具有成瘾性,药典规定其用量严格控制在3~6 g(每日),连续使用不得超过7天。

 

  

  罂粟果与传统鸦片毒品

  

  虞美人:其主要成分也是生物碱类,如丽春花定碱、丽春花宁碱、原阿片碱、异丽春花定碱、蒂巴因等,同时也具有毒性。全株有毒,尤以果实毒性最大,误食后会引起抑制中枢神经系统中毒,严重的还可能导致生命危险。

 

  我国罂粟科罂粟属植物共有7种3变种,现已查明只有虞美人、罂粟和它的始祖植物刚毛罂粟3种含吗啡,虞美人中吗啡含量极微,属于不常用草药,而罂粟壳、种子中均含有一定量吗啡、可待因等有毒成分,鸦片中吗啡含量达6~16%,属于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

 

  综上所述,罂粟与虞美人虽为同科同属植物,亲缘关系极近,但在植物形态及应用等方面有很大不同,虞美人主要作为观赏植物,罂粟是国家严谨非法种植的毒品原植物,其果壳属于常用中药,又属于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

  (中医药博物馆  中药部  冯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