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知识】红叶(黄栌)——最尊贵的黄色染材之一

发布日期:2022-11-24

  

 

  老舍先生说北平的秋就是人间的天堂”,而香山的红叶贡献了最美的风景!那香山的红叶到底指的是哪种植物呢?除了秋季赏叶还有其他用处吗?知道红叶还可以做染料吗?本篇文章带您一一解惑

  红叶,植物学名黄栌Cotinus coggygria,是漆树科黄栌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在全世界有1原变种(学名欧黄栌)和3个变种,而原变种产于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我国并不产出,我国分布的是其3个变种,即红叶黄栌、毛黄栌和粉背黄栌。

  红叶黄栌Cotinus coggygria var. cinerea在北京西山山麓广泛分布,其为灌木,单叶互生叶倒卵形或卵圆形,先端圆形或微凹,两面或尤其叶背显著被灰色柔毛,所以又称为灰毛黄栌。每年霜降前后圆形的叶片开始渐变为红色,层林尽染,分外壮观,百姓纷纷踏之而来赏著名的香山红叶

   

  黄栌于5~6月份开花,开花后不孕花的花梗慢慢变长,并披上羽毛状柔毛,整个圆锥花序的柔毛相互交织连成一片,从远处看似紫色烟雾缭绕,所以得名烟树“燕京八景”之一的“蓟门烟树”就是指夏季开花的黄栌。相比之下,黄栌顶生圆锥花序的杂性小黄花和肾形小核果就显得没那么引人注目了。秋观红叶,夏赏紫烟,黄栌在公园、庭院景区等地区广泛种植,成为我国重要的观赏树种

  

  毛黄栌Cotinus coggygria  var.pubescens,别名毛叶黄栌、柔毛黄栌。与红叶黄栌的区别是,叶片多为阔椭圆形,很少是圆形,叶背、尤其沿脉上和叶柄密被柔毛,最主要的区别是花序无毛或近无毛,也就是毛黄栌并不会出现烟雾缭绕景象(从下图的植物模式图中可以看出两者明显区别)多产自贵州、四川、甘肃、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湖北、江苏、浙江海拔8001500米的山坡林中。

  粉背黄栌Cotinus coggygriavar. glaucophylla的叶卵圆形,较大,无毛,但叶背显著被白粉,产自云南、四川、甘肃、陕西海拔16202400米的山坡或沟边灌丛中。

  

  红叶(灰毛黄栌)             黄栌

  黄栌也可以药用,唐《本草拾遗》首次记载,称“除烦热,解酒疸黄,煮服之汤火、漆疮赤眼。”《证类本草》记载了“杨氏产乳,治漆疮,煎黄栌木汁洗之,最良。”现在认为黄栌的根、枝、木材、叶都可以入药,有清热解毒,散瘀止痛的功效,内服可用于急性黄疸型肝炎,慢性肝炎,无黄疸肝炎,麻疹不出等。也可外用治疗丹毒、疮疡,用枝、叶煎水洗或叶捣烂敷于患处。嫩芽还可以作野菜食用,明《救荒本草》记载“采嫩芽焯熟苦味,油盐调食

  除了观赏、药用外,黄栌在我国古代的一个最重要应用就是染色。从唐朝至清朝,在本草著作中有多处染色记载,如唐﹒陈藏器的《本草拾遗》记载“黄栌,生商洛山谷,叶圆木黄,川界甚有之,叶圆木黄,可染黄色。”明﹒朱橚《救荒本草》曰木可染黄”,明﹒刘文泰《本草品汇精要》云“木高杖余,皮褐黄,春生叶似榆而圆,夏开黄花不结实,今染黄色者是也。”清﹒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称“叶圆木黄,可染黄色”。由此可见,黄栌的木部是常用的黄色染材,古代常称为“栌木”。将黄栌枝干剖开,可以看到其木质部呈鲜艳的深黄色,富含硫黄菊素及其葡萄糖甙,以及杨梅树皮素及没食子酸等鞣质成分。

  

  黄栌木

  关于黄栌染色的工艺在宋《天工开物》“彰施”篇“诸色质料”中有四处记载: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讨便宜者,先染栌木打脚)”

  “玄色(靛水染深青,栌木、杨梅皮等分煎水盖)”以上两种染色说的是黄栌与其他染料复染的方法。大红色是先用黄栌染底色,再用红花染,玄色是先用蓝靛染,再用栌木或者杨梅皮染得到。

  “金黄色(栌木煎水染,复用麻穑灰淋,碱水漂)”这里说的是黄栌的媒染法,即先将栌木煎水染色,再用麻稿灰(含铝成分)淋洗,碱水漂洗,可以得到金黄色。

  “象牙色(栌木煎水薄染,或用黄土淋)”这里说的是黄栌的直接染色法,黄栌木煎水后即可得到象牙色。

  

  黄栌染色样本(左:棉,右:丝)

  在古代植物染应用上,黄色是作为古代宫廷服饰中最高等的色彩常用在宫廷礼服吉服中,而黄栌就是重要的宫廷黄色染材之一如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内务府全宗档案《织染局簿册•乾隆十九年分销算染作》中有黄栌染织金黄色、杏黄色的记载“染金黄色纬三钱三分,用明矾一钱零三厘,槐子一钱零三厘,栌木四钱九分五厘,木柴一两三线1分。”“杏黄色纬二斤十一两一钱七分四厘,染用槐子二斤十一两一钱七分四厘,明矾十三两四钱九分二厘,黄栌木一斤五两五钱八分七厘,木柴十斤十二两七钱。”这里讲的黄栌染色工艺较为复杂,用到了明矾媒染法和复染方法,黄栌与槐子(槐米)皆为黄色染材,两者复染是为了得到饱和度更佳的黄色,且比不同能出现金色、杏黄色两种色度的黄色

  清朝《钦定大清会典》卷三十八记载了黄栌的用量“直隶布政使司应解黄栌木二千四百三十斤,芝麻百石。”由此可见,黄栌是古代重要的主流染材之一。

  

  杏黄色缎绣彩云蝠蓝龙纹羊皮接银鼠男蟒袍 故宫博物院藏)

  黄栌能染出纯正黄色,据考证隋朝将从黄栌木材中提取的赭黄色定为尊贵颜色,染至服饰并仅限皇室使用。日本模仿我国唐制,皇袍参照中国黄袍的色相,把黄色当做天皇的专属色彩平安初弘仁十一年(唐元和十五年,820年),嵯峨天皇以遣唐使菅原清公带回的唐制作为范本“绫一匹、栌十四斤、苏方十一斤、酢二升、灰三斛、薪三荷”摘自日本古籍延熹式,颁布了改定天皇服饰的诏书,规定天皇大小诸会用“黄栌染衣”。“黄栌染衣”衣色即为黄栌和苏木染出的赭黄色,这在日本也成为天皇之外的绝对禁色。2019年日本德仁天皇即位时,使用的束带装束礼服,便是最隆重的“黄栌染御袍”。我国直到明代,赭黄也一直是皇室的专用色(清代改为明黄色)。

  福居嵩岳古山中,盛夏花开雾锁丛。甘献身躯医痛疾,秋胜枫叶映天红。”红叶黄栌不仅为大家带了视觉美,更是以染色切实应用,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了重要印记。黄栌作为染料,在古代享有很高的地位,能染出尊贵的黄色,至今仍然是植物染最常用黄色染材之一

  (中医药博物馆  冯林敏